“机器换人”提质增效,为何珠三角的厂长们还眉头紧锁? – 机器换人,智能制造



渣打银行今年7月发布的《中国、东盟及前景》报告中,调查了珠三角地区200多家企业制造商,这些制造商们预计工资平均涨将或达7.2%。在这样的背景下,希望使用更多机器人来代替工人的企业家不在少数。


“机器换人”提质增效,为何珠三角的厂长们还眉头紧锁? - 机器换人,智能制造


在6月28日深圳举办的华南国际工业自动化展览会上,几乎每一个人展台前都展示着正在工作中的机器人,一个个规律地进行着重复工作。据调查,来自珠宝、电缆、玩具和家具等多个行业的厂商纷纷前来,寻找能够给他们的生产线导入自动化设备的机器人企业。


机器人正在取代许多体力工作的岗位,这些机器人虽然购买成本昂贵,但除了提高生产效率,也降低了由于人为原因而导致的出错,机器人的市场则正在越变越大。


案例1


去年,索菲亚完成了45.3亿元的营业额。在索菲亚橱柜工厂里,一块块木板有条不紊地在流水线上被切割、封边、打孔、分拣和包装,然后经过机器的检测和称重后,通过运输带进入全自动智能立体仓库,等待着发往全国各地的经销商。


在导入自动化生产线之前,一个车间每日只能完成300个不到的订单;导入自动化生产线之后,索菲亚一个车间每个班次50人,可以完成600到800个订单,即8万件大小规格不同的板件,平均每个工人每天可以完成约1600多件板材的处理。


板材从柔性生产线加工完成,再经过清洗、质检和分拣、然后把尺寸正确、品质合格、同一订单所含的板材集合到一起,打包发运给客户,机器人的使用还让索菲亚在板件分拣的工序中减少了80%的人力成本。


案例2


广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制造企业生产负责人告诉记者:“有的时候到了生产旺季,有些工头会闹事。”与法定薪资上调相比,集体工资谈判话语权的情况正在增加。《中国、东盟及前景》调查的200多家制造商中,近4成企业称过去半年与职工代表有过正式工资谈判,而工资谈判制趋于导致更大规模的工资调整:谈判后上调工资的企业涨薪幅度平均达12%。


但是,并不是所有企业在导入自动化生产线的时候都能一帆风顺,特别是对于产品较为精密的小规格产品而言。那么,在“机器换人”愈演愈烈的过程中,珠三角的厂长们为什么还是眉头紧锁?





案例3


贝尔顺集团主要制造和销售骨传导耳机等可穿戴设备,有8条生产线,近800名员工。其负责人说,去年看到一位家电企业老板的朋友引进去数台机械手,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部门岗位的人工需求的同时,还拿到了60万元的政府补贴,他今年也决定效仿。


但由于企业生产的是尺寸小、零部件较为精细的耳机,不敢停,不敢停,这是贝尔顺集团对现有生产线导入机械手的方案进行了解后的第一反应,那就是不敢停工。


贝尔顺集团招聘工人时非大专毕业以上不招,用工成本要比做家电的友商高得多:因为零件小、材质脆弱,工人非常容易不小心用力过大掰零件,损失非常大,而大专以上学历的工人在工作中则更为细致和耐心。这导致工人工资在包吃包住的情况下,每个月要支付人均工资4000多元,而那些家电企业的工人只需3000元左右。


一开始,贝尔顺集团希望改造旧的生产线,引进一些机械手。但是,“经过研究,发现行不通。” 贝尔顺集团面临许多之前意想不到的问题。


首先是机械手长期工作导致的地板塌陷,会影响精度。贝尔顺集团工厂的地板是水泥的,将机械手放置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进行了一段时间作业后,地板会开裂、塌陷,而由于产品极为精细,几毫米的位移,就会导致机械手作业不够精确。而如果要在机械手与水泥地之间加垫层,则需要生产线停工才能完成。


车间的温度,也影响了机械手的温度。由于机械手与零部件直接接触的部分是塑料,在广东这样高温、湿冷与闷热、潮湿天气等说变就变的地区,温度、湿度的变化,都会导致机械手塑料件的变形。太热,塑料里的水分开始蒸发,塑料就会缩水变小;太潮,塑料又会膨胀,变大。塑料一旦出现变形,工作精度就会受影响,产品质量就可能难以保证,如果没有及时发现,还会出现同一批次产品全部不合格的糟糕状况,损失巨大。甚至,由于机械手操作次数多,而塑料件与零部件的接触面小,使用久了就会有痕迹凹槽,也会影响机械手的操作。


最终,贝尔顺集团决定不改造旧线,而是在下半年增加的2条新生产线导入机械手。如果机械手成功安装,贝尔顺集团每条生产线可以节省30名以上的工人,这意味着每个月能省下24万元的现金工资,以及60名员工的食宿成本。


案例4


高精度操作对机器人而言是目前较难攻克的一大难点。然而,有的行业对精度有着天然要求,珠宝、黄金便是其中一个。


在华南国际工业自动化展览会上,一名珠宝工厂的厂长说,戒指的加工、打磨,太困难了,因为太小,机械手如果抓松了,则打磨不到位;如果抓得过紧,则可能会造成磨损,而珠宝、黄金的磨损成本往往极为高昂。


案例5


与不同行业的生产特点进行结合是一些机器人企业碰到的最大难题。如何将机器人应用到不同行业的问题,因为隔行如隔山,不同领域的生产特点对机器人的操作有着千变万化的要求。


不同于机器人在汽车总装应用中,广东当地以轻工业为主,中小型企业众多,对小型轻量级的工业机器人有大量需求,但许多企业却无法买到真正适合自己、能够解决特定问题的机器人。


2012年,李群自动化与其他生产商合作进行设备生产,但由于缺乏充分的市场调研,所研发的产品未引起市场关注,几番折腾,到2012年底,在资金和团队上都出现问题。关键时刻,李群自动化参与了苹果公司的一个项目,日夜加班,交付了样机得以生存。


从那以后,李群自动化便开始进行产品转型,自主进行机器研发与制造,并在食品包装、3C电子这样规模大、人工消费大的行业做了大量调研,设计能让工厂使用的机器人。2015后,李群自动化为广东、香港两家龙头月饼企业量身定制了月饼包装的自动化生产线。


许多生产需求尚待挖掘


2015年《中国制造2025》发布,“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是明确要求大力推动重点领域之一。如今,相关产业正在逐渐落地: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产业园,出现在了深圳、上海、江苏昆山、香河等地。


在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企业出现时,另一方面一些企业的真正需求尚未得到解决。各地的机器人产业园主要由政府推动,存在一些忽视企业需求而盲目追求热点技术的现象,但从全国来看,自动化产业发展还远远不足,大量企业存在着潜在的市场需求。


对于一个相对较新的产业而言,政府的补贴、支持政策,虽然可能带来一定的泡沫,但在产业初期的市场培育阶段是必要的,而市场的淘汰机制将到产业成熟后成为主导,发挥更大的作用。

广告也精彩
  • “机器换人”提质增效,为何珠三角的厂长们还眉头紧锁? – 机器换人,智能制造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17日  所属分类:参考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