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Wear OS危机,谷歌应该如何挽救?

 Wear OS系统本是Android的一个分支版本,专为智能手表等可穿戴智能设备设计。由于谷歌Wear OS所存在的种种问题,使用这款操作系统的智能手表也让用户抱怨颇多。虽然这种状况在逐渐好转,但从一开始就困扰Wear OS的问题依然存在。

 
举个例子,使用Wear OS智能手表会让手指相当疲劳,因为你需要无止境地点击和滑动屏幕。如果不小心让屏幕自动关闭,就又得从头来过。相比Wear OS的原地踏步,Android却在越变越好。
  
在月初举行的Google I/O大会上,Wear OS又一次被彻底遗忘。虽然谷歌后来公布了几个新功能,并对新版本进行了预览,但Wear OS智能手表是否已经变得比Apple Watch或三星Gear Sport更值得购买了呢?完全没有。
  
谁会关心这些?
  
许多用户之所以会对Wear OS有诸多不满,其实还是出于对这个平台的热爱。当Android Wear智能手表最初问世之时,许多人都对它充满了期待。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平台的发展很快就停滞了。
  
这种停滞状态也影响了科技公司对于该平台的兴趣。三星对Wear OS完全不感兴趣,而是选择了自己的Tizen平台。在第二代Moto 360遭遇恶评之后,摩托罗拉也放弃了。华为目前仍未升级去年推出的Watch 2,体型硕大的LG Watch Sport所引发出的话题也只是和一部混合智能手表相关的传闻而已。
面对Wear OS危机,谷歌应该如何挽救?
谷歌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他们关闭了Play商店的Android Wear部分,在I/O大会上照例忽略掉Wear OS的存在。在2017年年末,Android Wear工程副总裁、已经在谷歌工作10年的David Singleton也离职了。
  
虽然科技领域已经忘记了Wear OS的存在,时尚品牌对这个平台却青睐有加。时尚、手表和科技之间的协同效应意味着这些品牌知道如何设计出用户想要的产品——设计出色但又不牺牲功能。泰格豪雅Connected Modular 41是不少人的最爱,就连Wear OS负责人Hoi Lam戴的也是它。除此之外,Movado Connect、 Kate Spade Scallop、以及来自Diesel、Fossil和Emporio Armani的手表也都拥有不错的品质。
  
不只是谷歌的问题
 
时尚品牌或许在推动着智能手表的向前发展,可就连他们都难以找到开发更多产品的理由。Fossil在今年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没有推出任何新的产品,只是给现有产品增加了几种新的配色。
面对Wear OS危机,谷歌应该如何挽救?
现在之所以会出现新产品匮乏的局面,部分原因要归结在高通头上。他们的骁龙Wear 2100问世距今已经有2年多的时间了,试想一下,如果今年的旗舰手机用的还是2016年的处理器,你还会想要购买吗?
  
英特尔这几年虽然一直想要挤进移动市场,但除了与泰格豪雅联合开发了Connected Modular 45之外,他们在智能手表领域基本没什么作为。
  
苹果扼杀了Wear OS
  
谷歌也知道自己的可穿戴设备平台存在很大问题,这一点从改名Wear OS的行动当中就能看出。对此谷歌也没有藏着掖着:他们表示,有1/3的Wear OS手表连接的都是iPhone,拿掉Android这个名字将有助于进一步提高这个比例。但对于iPhone用户而言,购买一支Apple Wear难道不是更直接的选择吗?
面对Wear OS危机,谷歌应该如何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