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所处的时代

犹记得魏则西事件带来的阵痛,莆田系医院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医生们出来创业又怎能保证不会成为下一个“莆田系医院”,患者该如何相信非公医疗?

 

“医德难道是不存在的吗?”

 

龚晓明大夫说:“靠情怀约束德行不如靠制度改变来引导”。

 

这个曾在协和工作了十五年的妇产科医生,现在是沃医妇产名医集团的创始人,走出了体制。龚晓明说,如果有一半以上的医生在体制外的话,相信现在医疗的局面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公立医疗好比这瓶水”,龚晓明拿起桌上的矿泉水说,“这瓶水五毛钱,政府不许涨价,然后做个包装,盒子和筷子很值钱,这就是现状。现在到医院去,水是五毛钱,再搭一个杯子,卖五块,这就是国家现在的医疗乱象。医德是有条件的,医生自己温饱问题都没解决,还讲什么情怀?讲什么道德?”

 

他说,希望未来的医疗服务就跟卖水一样,五块钱就是五块钱,当不需要其他附加物的时候,就说不用,这才是有良心的医疗。

 

当医生从体制内释放出来放入市场之后,龚晓明认为,一方面,医生主观能动性会增强,会主动学习提高自己,老百姓能享受高质量的医疗;另一方面,由市场对医生定价,医疗服务的价格回归到市场价格,医生靠自己的技术吃饭。

 

未来的图景总是美好的,医生创业之路却道阻且长。

 

非公共医疗值得信赖吗?

 

犹记得魏则西事件带来的阵痛,莆田系医院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医生们出来创业又怎能保证不会成为下一个“莆田系医院”,患者该如何相信非公医疗?

 

龚晓明也坦言,从整个行业来说,出体制之后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患者对非公医疗的不认可。医疗绝对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行业。在看病这件事上,大部分的患者是属于无知的,基本上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当信息不对称的时候,欺骗就容易产生。

 

当被问及如何改变患者对非公医疗的不信任、不认可时,龚晓明说首先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不坑害患者,这是最基础、最重要的。他坚持这么多年下来获得了很多老百姓的认可和喜爱。

 

在聊天的过程中,龚晓明屡次提到价值观的重要性,但价值观这种东西总给人一种虚无感。

 

他说,其实这一点非常重要。当病人不需要手术的时候,一定是告诉他不用做手术。但如果医生的导向是不做手术,钱没了,利润没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无论是在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在医疗方面都容易出现偏差。

 

患者观念的改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凡私立的一定是昂贵的,但凡私立的一定是坑人的,这两个观念都不对。”龚晓明认为。

 

但是这种观念要怎么去改变?

 

龚晓明说,靠他们医生,第一,不坑病人;第二,服务体验好;第三,领先的医疗服务技术。随着口碑的积累慢慢就会带来越来越多的病人。

 

这样的过程会不会很漫长?

 

最近几年国家医改也出台了很多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但是龚晓明直言效果不好。国家出了很多医疗的改革方案,但是很多东西又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说鼓励民营医院发展,鼓励医生开诊所,但是医生去开诊所很难。比如辅助生殖,现在国家要求三级医院才可以申请牌照。在国外,几个生殖科医生租个场所就可以营业。外部环境来说,公立医院有医保,非公医疗没有,这是一种歧视。

 

龚晓明表示,变革当中必有阻力,但是好在中国市场很大,有人愿意为这部分服务买单。

 

中国医疗急需合理的市场环境

 

“计划经济的成分减少一点,多点市场的因素。”这是龚晓明对医改的期待。

 

龚晓明有个创业项目叫中国妇产科网,是面向医生的一个平台。他运营了18年,发现医生对知识付费的意愿非常低。他说,就医生本身来说,医疗技术的提高就是社会价值的体现,但是现在的医生不是这样,学了新技术以后也赚不了很多钱,所以医生非常被动。当医生放到市场之后,他的主观能动性会非常高,自然会主动去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也能享受高质量的医疗。

 

龚晓明是70后,他说现在去医院跟他小时候去商场是一样的。他小时候进到商店里面,稍微多问几句售货员就会骂他还会白眼他。91年他刚来北京坐公交车的时候,没问几句公交车司机就冲他瞎嚷嚷。那时候服务非常糟糕,跟现在去公立医院的感受一模一样。

“现在为什么改变了?是外面的环境。如果再这么下去,商场就要关门了,那才促使了改变。现在的公立医院没有这方面的压力。”龚晓明说。

 

他表明,现在的医疗不合乎市场规律,这也是现在中国很多医疗乱象背后的一个根源。在未来,公立医院应该做百分之二三十的兜底服务就行,把大量的医疗服务放给市场,公立医疗与非公医疗会形成竞争,公立医疗也会被倒逼地做得更好。

互联网助力品牌建设

 

“走出体制后我个人做的还不错”,龚晓明除了是沃医妇产名医集团的创始人,还是拥有135万粉丝的微博红人。他说,如果没有互联网的话,他就没有饭吃。互联网是品牌建设一个很重要的工具。

 

当医生走出体制创业的时候,很多医生都遇到过没有患者的窘境。龚晓明没有。早在创业之前,他就在互联网上形成了自己的IP。

 

他说,医生出来创业的关键还是做自己的品牌,形成自己的影响力。

 

关于怎么去做个人品牌,龚晓明是玩出来的。微博刚兴起那会,他并不知道微博能干什么,既然不知道他就先玩玩,他很早便开了微博。当时在协和的龚晓明,在微博上经常说了些老百姓愿意听的话,做老百姓喜欢的科普,粉丝就越来越多。

龚晓明没想到的是,他离开体制之后,无心插柳的这些渠道成为他活下去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龚晓明更是表示,现在私立医院都有获客成本,但就是因为知名度和患者的信赖,获客成本对于他来说基本上等于零。

  • 中国医疗所处的时代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3日  所属分类:医疗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