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给中国汽车的启示

  如果说过去几年吉利、长城和长安通过量的积累迎来了中国本土车企“百万辆时代”;那么今天,面对世界汽车产业全新竞争格局——围绕技术平台构架所展开的竞争,将是世界汽车产业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中国汽车公司也在拍马赶上。

 

  “安总给我们定下的目标是,一个平台至少100万辆的规模。说实话我们压力还挺大的,毕竟这几年来,吉利每年研发投入都超过百亿元。”7月25日,浙江慈溪杭州湾之畔(也被成为“龙湾”),吉利汽车研究院,吉利品牌研究院副院长、BMA项目负责人康国旺微笑着摊开手,向汽车K线讲述吉利汽车最新自主研发平台构架的价值和地位时如是说。

 

  如果说过去几年吉利、长城和长安通过量的积累,迎来了中国本土车企“百万辆时代”;那么今天,面对世界汽车产业全新竞争格局——围绕技术平台构架所展开的竞争,将是世界汽车产业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中国汽车公司也在拍马赶上。

 

  量变产生质变,中国汽车业积蓄了数十年的细微变化导致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于是在改革开放和参与到全球汽车产业竞争过程中,中国汽车的这种质与量彻底爆发。

 

  从德国大众到中国吉利

 

  2008年,全球汽车业进入全面洗牌的窗口期。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并演变成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的同时,位于德国狼堡的老牌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集团,再次触发了世界汽车产业的变革按钮。此后几年,全球汽车产业格局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虽然这与百年前亨利·福特通过参观生猪屠宰厂创立汽车流水线生产有异曲同工之妙,但面对汽车公司从百万规模到千万量级的跨越,大众汽车集团投资数百亿美元打造的MQB平台,还是引起全球汽车制造商的高度重视。

 

  即便是被投资机构和部分汽车供应商质疑,甚至被指责“烧钱”,但是在过去10年,作为上市公司,雷诺-日产、丰田汽车、福特汽车就像飞蛾扑火,明知道需要巨额投入,也要打造诸如CMF和TNGA这样的平台化技术构架。因为它们都尝到了模块化构架带来的甜头。因此,打造更为强大的技术平台构架就显得格外重要。

 

  6年前,大众集团还在由于MQB平台投入导致亏损超百亿欧元受到股东质疑,但如今,这个平台却在逐渐改变大众集团的盈利水平,甚至帮助其度过最为困难的“排放门”。也因此,大众集团还将在2020年前为MQB平台投入上百亿美元。

 

  有机构分析,大众集团最终可能将在该平台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但显然大众集团,还有丰田汽车等世界汽车巨头所收获的,远远不是创造收益那么简单。

 

  汽车K线认为,汽车平台模块化构架,是未来较长一段时期汽车产业先进、稳定研发的基础和制造工艺的大趋势。大众、丰田之所以能迅速占领全球市场、提升技术实力和品牌影响力,与它们在模块化架构方面的提前布局密不可分。

 

  “我们从4年前开始自主研发BMA构架。”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胡峥楠指出,目前吉利汽车已经处在百万量级之上的高位竞争,模块化研发是未来汽车公司技术竞争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吉利汽车实现跨越200万辆的重要战略支撑。

 

  顺应全球经济和汽车产业变革之大势,从2009年并购沃尔沃汽车以来,吉利汽车逐渐摸到了世界汽车产业发展的脉络。

 

  胡峥楠告诉汽车K线,通过几年投入,吉利已经在全球建设四大研发中心,坐拥1.5万汽车业研发人才积淀,再加上沃尔沃这个“好老师”的技术协同,吉利在模块化架构研发领域已走在了中国汽车前列,具备引领中国汽车品牌走向全球的实力。

 

  原因很简单,因为平台构架一旦列装,吉利汽车整体实力将得到较大提升。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车在销售业绩方面,已经紧逼长期霸占中国乘用车三甲席位的南北大众与通用汽车。

 

     从MQB到BMA,中国车企当更着长远

 

  “一个模块化构架的研发,需要考虑未来10-15年的法规、政策、技术、消费需求等多方面的趋势变化。与此同时,还需要给构架留有余地,可以再进行改进。”吉利首席架构工程师Kent给汽车K线解释道,模块化构架能够让汽车公司具备中长期领先优势。

 

  自从十年前大众汽车集团宣布研发MQB模块化平台,该集团全球排名从第三名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制造商,也正是因此,几年前丰田汽车也对旗下业务进行了全面改革,并确定以TNGA为基础的各级别模块化构架。

 

  在自主研发BMA这个A级车构架后(可适用于A0至A+级车型),吉利集团至此已经形成了BMA、CMA、SPA和全新一代电动车专属构架四个模块化构架,涵盖了从A级车到D级车。

 

  模块化架构未来会在吉利集团旗下品牌之间,实现资源共享和规模化效应。而BMA将快速帮助吉利汽车突破200万辆大关。

 

  “BMA可以理解为百变的智能造车‘魔方’,可以实现多级别、多种类车型开发;提高车辆空间利用率;匹配多种动力组合。”康国旺告诉汽车K线,由于模块化构架在标准化和共享化等领域具备优势,可以使研发成本降低幅度达到30%,与此同时,能够实现构架内70%的零部件通用率。尤其是新车研发时间从传统40个月左右,缩短至18~24个月,效率提升达到1倍。”

 

  甚至BMA和CMA构架也能实现零部件通用,这对于一个上市车企而言,意义已经不言而喻。虽然现阶段进行了大规模投入,但却是一笔智慧的长远投资。

 

  不难发现,由于集合了目前最先进的制造设备和模块化技术,吉利BMA构架在某些方面的指标已经优于大众集团的MQB构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据汽车K线了解,BMA构架目前为止已经规划6款全新车型。其中包括即将推出的该构架首款轿车缤瑞,以及刚刚命名的SUV缤越。

 

  当然,在即将开始收获果实之前,吉利也要注意并警惕模块化构架所带来的风险。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对企业正在研发和已经打造模块化构架的中国汽车公司同样适用。

 

  首先是如何规避此前大众、福特等跨国汽车巨头曾遭遇的品质问题。由于模块化构架所制造的产品规模庞大,因此小问题可能会演变成严重的质量危机。

 

  其次,如何在模块化构架下,打造个性化的产品,满足不同消费者需求,也是一项艰巨的考验。

 

  第三,怎样在模块化构架构建好之后,处理好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做到互利共赢,提供品质可靠的零部件,也将考验中国汽车公司的管理和体系能力。

  • 吉利给中国汽车的启示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4日  所属分类:汽车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