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初创公司Roadstar内斗的制度原因:糟糕的股比

近日,被Roadstar微信公众号“官宣”罢免职务的周光原计划的包括投资人、股东、所有技术TL(Team Leader)的采访并没有如期进行,微信群在留下“以投资人联合公告为准”的信息后解散。

 

这个时候,还是看投资人集体决策结果,投资人支持谁,谁就能最终掌握这家公司。

 

在等待投资人决策的时候,可以回过头看看,如何从制度上避免和控制公司内斗?公司内斗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办公室政治是损耗公司资源的客观存在,创始人内斗更是会导致公司崩溃。

 

还是创业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就是股权比例设置。Roadstar内斗的公开化,揭露了自动驾驶领域领域,或者是科技领域,技术精英创业共同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年轻的创业团队、更擅长技术而不是社交的技术大牛,如何通过股权按比例设置和公司制度去保证公司的良好运营。

 

自动驾驶初创公司Roadstar内斗的制度原因:糟糕的股比

 

01

 

糟糕的股权比例

 

在1月21日,自动驾驶初创公司Roadstar创始团队内斗正式公开化,佟显乔、衡量和周光三个人的创始团队,分为了两大阵容:

 

1、周光自成一个阵营;

 

2、佟显乔和衡量为另个阵营;

 

双方展开了对Roadstar控制权的争夺,两大阵容中,还需要提及的同样拥有股权的Roadstar战略副总裁那小川,站在佟显乔和衡量的阵营。值得一提的是,那小川在Roadstar负责融资和财务等。

 

先回看整个事情的发展:

 

首先是控制了官方微信号的佟显乔和衡量阵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公告宣布“罢免”周光职务,但是,这个公告是并没有加盖公章的,这是值得思考的一个点。在下午的时候,佟显乔、衡量和那小川(战略副总裁,佟显乔同学),进行了媒体沟通。

 

到了晚上的时候,Roadstar第一大机构股东云启资本发出投资人联合声明,认为解除周光职务有损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利益,投资人不认可并表示违反了相关规定,最终认为该决定不发生效力。但是,这份声明,依然是没有加盖任何的公章。

 

既然是对控制权的争夺,那还是看股权比例的了,谁的股权比例高,谁就掌握了最终的话语权。在1月21日的媒体报道中,佟显乔和衡量在线上回应的时候,以涉及商业机密避开了媒体关于股权的问题。

 

从公开的资料显示,拥有股权的自然人是上述出现过的佟显乔、周光、衡量和那小川,持股比例分别是23.61%、14.16%、14.16%和2.15%,衡量向媒体表示这是天使轮的股比。按照两大阵营划分,周光阵营是14.16%和39.92%。

 

回到创始团队核心成员的佟显乔、周光和衡量的持股,23.61%、14.16%和14.16%,这是明显缺乏绝对的大股东,这样的股比,如果正如衡量所言,这是天使轮的股比,这真的是极其糟糕的股权比例设置。

 

按照正常的融资逻辑,在后续融资中,基本上持股比例都是等比稀释,也就说,Roadstar一直都是缺乏绝对的大股东。同时,根据了解,在Roadstar最初融资的时候,对投资人的说法是,三个人的股份是平分的,这更是糟糕的股比划分。

 

根据最新消息:Roadstar是BVI架构,董事会决策,一共是七票,目前周光阵营和三个投资人共计4票,佟显乔阵营3票,所以,大概率是按照这个比例宣告周光留下。

 

02

 

需要制度护航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Roadstar核心团队的佟显乔、衡量和周光,相遇于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周光在工作半年后就随着佟显乔和衡量出走创业,也没有更多的证据显示三人此前有着更多的交集或者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

 

当然了,business is business,任何的私人关系在利益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当当网李国庆和俞渝甚至还是夫妻关系,同样被媒体报道称李国庆被妻子俞渝架空。所以,私人关系不靠谱,还得靠制度来保证运营。

 

制度包括了两方面,一个是公司的股权和章程,一个是资人进场后签署的投资人条款。

 

首先是公司股权,创业公司的股权设置,包括期权设置,都是极其专业的事情,既要兼顾团队各成员的贡献度,又要保证相应的激励力度,更要平衡各方的利益。没有绝对的大股东是一大忌讳,平分股权更是最糟糕的股比。

 

至于投资人进场后的投资人条款,这个依靠各家投资机构和公司之间的具体协议而定,在Roadstar这个案例上,在投资人的联合声明就直接表示不认可解除周光职务的举动,该决定自始不发生效力。

 

可以预料的是,目前,按照创始核心团队划分的两大阵营,投资人和核心团队正在进行激烈的博弈,董事会最终投票会决定最后的结果,究竟是谁能最终获得Roadstar的控制权呢?我们拭目以待。

 

03

 

还有木有未来

 

对于Roadstar来说,在公司发展初期,就经历了核心团队的内斗,还有没有未来呢?有人会提景驰科技(现更名为文远知行)的例子,实际上,景驰科技的问题是外部因素,是核心人员前东家百度对核心人员的诉讼。

 

在公司层面,很快就和王劲撇清关系,并且就和百度达成协议,最后加入了百度Apollo的阵营,百度继续对王劲的诉讼,实际上对公司是没有太大影响。随后,更名为文远知行后,相继获得了产业资本的认可。

 

对于Roadstar来说,在公司实际上账面资金还是相对充裕的情况下,问题既然出现了,尽快解决问题才是王道,一直耗下去必然会耗死公司。Roadstar融资1.38亿美元,而团队人员在百人规模并且集中在深圳,公司的实际支出让公司账面应该保留了相当多的现金,这可能是其未来发展最大的助力。

 

但是,在股权如此平衡的情况下,投资机构股权也相对分散的情况下,还是需要投资机构有人能站出来,就是在董事会拥有投票权的投资人达成一致,支持哪一方,该踢走的还是要果断踢走。

 

公司内斗,这是常有的事情,投资人对这样事情的处理,经验也是相当的丰富。内斗的结果,肯定就是人走人留,留下来的人继续带着公司前进,走的人则寻找自己人生的下一站,这个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Roadstar内斗的制度原因,就是糟糕的股比和公司管理制度,这也给所有的创业团队和投资人提了个醒——制定规则,遵守规则,不管是成文规则还是不成文的规则。

  • 自动驾驶初创公司Roadstar内斗的制度原因:糟糕的股比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03日  所属分类:汽车电子
标签: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