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电子邮件惹的祸

来源: ft中文网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lucy kellaway)

问题:

我们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是个极难相处的人。我以为自己是在把她的一封特别烦人的电子邮件转发给同事,在标题栏写上了“可恶的泼妇”,然后还写了一串(实际上并非没有道理的)批评。悲惨的是,我没有把邮件发给同事,而是发回给了她。我们需要继续与她合作。天呐!这太难堪了!而且很棘手。我需要帮助。

董事总经理,男性,49岁

(回答)

哦,天呐!我知道这有多难堪,多棘手,因为我自己也干过同样的事。我曾将一封电子邮件错发给英国《金融时报》当时的编辑。在那封邮件中,我刻毒而且不公平地模仿了我们刚刚进行的一次谈话,使他看上去既软弱,又优柔寡断。按下发送键后的一瞬间,我老了10岁。我强迫自己走进他的办公室,低声下气地认错。最后,我估计他是觉得我的面红耳赤和可怜巴巴的絮叨是如此可怕,于是反过来开始同情我。

在某种程度上,你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因为她不是你的老板(多数供应商是可以替换的),不过“可恶的泼妇”这种说法有些极端,需要为此道歉。

不要妄想通过电子邮件道歉;拿起电话,给“可恶的泼妇”本人打电话,但要小心行事。从你的来信中,我察觉到一丝得意,好像你认为她罪有应得,整件事既可怕又好笑。马上丢掉这些想法,夹起尾巴做人。她有(微小的)可能会善待此事,那么你会意识到,她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可恶的泼妇”。

我应当警告你,不要听从以下的一些建议。不要假装这件事是别人做的,那会让你看上去更糟。不要像某些人那样,重新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在标题栏写上“收回可恶的泼妇”。如果收到这样一封邮件,我就会对最初那封邮件更上心。

另外,不要利用这次意外,对你们关系中的症结发起一场大讨论。鉴于你刚刚投出了手榴弹,你应当道歉,然后躲起来,希望事情可以平息。

不用说,你永远都不该再做类似的事情。不要发送任何你不愿意被公开的电子邮件,这是金科玉律。但我感到,你每天都在快乐地忽略这一点,就像我一样。听起来,这种宽松的沟通方式似乎是你们企业文化的一部分。我打赌你永远也不会对它进行改革,但至少你要更谨慎一些。

心胸狭窄的男性至上主义者

这里的问题是,你觉得需要在背后说某人的坏话,你这么做的时候,还使用了非常具有攻击性的男性至上主义者的语言。

如果你和一位供应商或是其他什么人之间存在问题,那就和他们谈谈他们的行为造成的影响,不要降低身份,去搞狭隘的人身攻击。你应该早在十几岁的就抛弃这种行为了。

去谦卑地认错,解释说你突然用新的眼光审视了自己,现在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糟糕的一件事。要发自内心地这么做。

顾问,男性,56岁

找一只替罪羊

你有两种选择——“责备并解雇某人”或者“摊牌”。

责备并解雇一个人很容易。你选择一个辞退代价最小的员工,然后告诉那位供应商,那个员工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他/她在其他雇员不在的时候,使用了他们的电子邮件。

或者,直面那位供应商。事实是,你需要她的业务,而她难以相处。公开表达并讨论你的观点。

代理机构首席执行官,男性,46岁

被垃圾邮件过滤器拯救

试一下什么都不做——如果幸运的话,你那些下流话,会被另一家公司的垃圾邮件过滤器拦截下来,她永远无法收到这封邮件。

或者,她的邮件可能非常多,她已经删除了这封粗俗的邮件,认为这是一封垃圾邮件。

it顾问,男性,女性,45岁

tourette’s病毒

首先,给你通讯录中的每个人发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们你的电脑可能染上了tourette’s病毒,也许已经随机发送了标题带有冒犯字眼的电子邮件。然而去洗手间,用肥皂洗干净你的嘴巴。你真可耻。

主管,男性,37岁

如果“可恶的泼妇”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读者

你应该做的是,写信给这个专栏说:“可怕的it故障……优秀的供应商、出色的女士……黑客插入了粗鲁的词汇……担心在我解释的时候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拼命盼望你那有说服力的借口能被出版出来。

但你没有这么做。如果“可恶的泼妇”阅读英国《金融时报》,那么,你已经把事情搞砸了。

主管,男性,50岁

译者/ 何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