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市场定价:垄断行业高收入根源

人们再次注意到了垄断行业中普通存在的过高福利和腐败问题。这种为了减轻公众压力而自我调节的做法,多少能够平息一些争论,但如果不从根本上理顺垄断行业内部关系,那么在控制工资、福利的同时,肯定还会产生新的问题。

讨论垄断行业的工资福利待遇问题,就好像只看到树叶颜色的变化。如果说垄断行业职工福利待遇普遍较高是结果,那么我们必须首先找到产生这种结果的根本原因。

垄断行业的高工资、福利待遇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合法所得;一是非法所得。由于垄断行业普遍实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如果垄断行业产品价格过高,应由政府首先承担责任。没有人会责怪微软公司的员工工资过高,因为微软公司不是政府定价;也没有人责怪通用公司职工福利待遇良好,因为它是典型的私营企业。垄断行业工资福利不合理,原因在于政府制定了不合理的价格,实行了不合理的利润分配制度。

那么,垄断行业的过高工资、福利待遇,部分会不会是非法取得的呢?在有些情况下确实如此。譬如,某些垄断企业提取50%以上的法定公益金,用于改善职工的福利;有些垄断企业为职工提供免费的电力供应等,所有这些,都属于非法行为。但问题在于,这些非法行为长期存在,为什么执法机关无动于衷呢?

看来,垄断行业高工资、福利不合理是表象,而监管缺位才是本质。假如主管机关能够为垄断行业产品或服务确定合理的价格,或者要求垄断行业将获取的高额利润用于再生产,就不会产生垄断行业高福利的问题。对垄断行业非法取得的收入,监管部门应当依法收缴国库,不应该让垄断行业企业将非法所得通过非法的方式转化为企业职工的福利。

所以,垄断行业过高收入,原因还在于行政违法。是既没有理顺垄断行业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体系,又没有采取强有力的监管措施,确保垄断利润转化为再生产投资,更没有通过改善市场竞争环境,吸引外来资本竞争降价,而试图通过控制垄断行业职工的工资收入来平息争议,显然还是在做表面文章。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垄断行业职工收入过高的问题,必须为垄断行业企业确定合理的商品或者服务价格。近些年来,垄断行业提价声音不断,而且每次的提价方案都能找到充足的理由。尽管每次公众都对垄断行业职工的高收入福利提出质疑,但毕竟没有发现违法的真凭实据。政府必须通过科学的方式,确定垄断行业企业产品或服务的价格。

发现垄断行业价格有三种方法:一种是市场竞争;一种是价格听证;一种是立法听证。在不同的条件下,政府应当采用不同的方法。譬如,面对城市出租车涨价问题,政府应通过出租车营运权招标,以竞争的方式确定出租车公司的运营价格。如果采用模拟市场的方式,举行价格听证会来确定出租车营运的价格,只会导致价格上涨,因为在这种博弈中,垄断行业企业处于强势地位。在极少数垄断行业,既不能通过竞争发现价格,也不能通过模拟市场、举行价格听证会确定价格,而只能通过立法听证的方式,举行立法听证会为垄断行业产品或服务制定价格。总而言之,模拟市场是增加市场交易的透明度;立法听证是增加政府决策的透明度。无论采用哪种手段,都需要政府参与决策或者引导。如果政府工作不到位,那么垄断行业的高收入、福利问题就不会解决。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过渡期即将过去,政府为垄断行业设置的各项准入壁垒即将被打破,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将会进入中国的电力、石油、天然气、电信等行业。如果政府不当机立断,理顺垄断行业企业产品和服务价格,那么在高额利润的吸引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入这些领域。随着竞争的加剧,有些垄断行业职工的高福利仍将一去不复返,而部分国有垄断行业甚至将失去生存的条件。如果这些行业仍然实行粗放式的经营管理模式,或者寄希望于政府网开一面,继续维持高价,那么到头来只会被市场淘汰。

  • 非市场定价:垄断行业高收入根源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04日  所属分类:新闻动态